农户亲自到访北京还钱,让我们揪心的是他的工作!

发布时间:2018-01-09 10:55

.

 

 

 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

 

刘大哥家在东北,按照沐金农的还款流程,刘大哥只需要在银行卡上设置代扣即可还钱,可是淳朴的刘大哥知道沐金农的总部在北京,他要来亲自感谢曾经借钱給他的人。

 

潜意识里,他觉得北京到处都是大公司,那里有人愿意给他借款,也许还能找到收留他打工的地方。

 

刘大哥来北京的第一站就是沐金农,如今还完了钱总算了却一桩心事,接下来可以专心找工作了。

 

虽然刘大哥特地带着现金来总部还款,但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将钱存进银行,通过网上操作还款。“本来想着在家把钱取出来带到这,这样没有手续费,我来一趟心里比较踏实,转钱的话总怕转不对”,刘大哥说。

 

他虽然有微信,会收发微信红包,但是大多数网上的新奇玩意他还是玩不转,大多时候更愿意让儿子帮忙操作,刘大哥的儿子今年18岁,高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上学了,留在家里照料家事。

 

今年家里接连出了几件事,原本富足的生活环境被打破,使得刘大哥有了出来打工的想法,他盘算着现在自己不算老,能干一些服务员这些比较累的体力活,如果在北京,即使工资再少,也比家里的小县城要高。

 

北京虽然消费高,毕竟服务员提供吃住,自己节省点,工资基本都能存下来。趁着冬天在北京干几个月,春天地里有活了还得回去种地,家里的孩子们已经不会种地了,等他回去,再让孩子出来打零工,这样一来家里一直有人照看,外面也有人赚钱。”说到这里,刘大哥不由得对这完美的设想表露出知足的神情。

 

我们没有细问刘大哥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到总部还款,但是刘大哥快人快语:

“之前和沐金农的人员都是电话里沟通,毕竟有些东西电话里也说不清楚,我觉得你们给农村人这个贷款的想法很好,做了40多年农民,看天吃饭了20年,每年会有多少积蓄与外债根本把控不到,所以我们更习惯了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

今年在沐金农借款,正好是总部的人下来考察我家,问了一些问题,也给了一些贷款用途上的建议,虽然我没有完全照做,但是一年下来,我发现当时那个小伙子说的是挺对的。

 

如果没有你们,我可能会和老丈人家借钱,这样一来我心底里最后一点面子也没有了。在农村有时候日子是过给别人看的,每家都希望维持自己的面子、在村子的声望。

 

我们开口借钱之前要先掂量一下,把你请求拒绝了以后两家相处也有疙瘩,有的借给你了,我们面子上又比人矮了一截,过年过节更要送礼走亲戚,人情越来越要几百块钱的礼品体现出来了。

 

所以其实在农村,对比和亲人借钱,我更喜欢在你们这里借,我这种人在农村来说也挺有普遍的。

 

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一直做下去,虽然来年未必在你们这里借钱。

但是看到村头的沐金农广告,心里就有一种踏实感,万一有困难了,我们也有依靠。”

 

听到这里,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对这个头戴军大帽的刘大哥肃然起敬,家里顶梁柱的他内心所受的煎熬我们无法体会,但是对有恩于他的人,他必要把感恩的心声表达出来,哪怕要做10个多小时的绿皮火车舟车劳顿在他看来也值得。

 

在我们彼此的眼里,对方都是好人,也都能理解对方的苦楚。

 

看着还没着落的刘大哥,不禁让我想到一个“上帝不奖励好孩子”的故事。

美国有一个儿童心理学家,有一天,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向他问了一个问题。

“我是个好孩子,我弟弟是个坏孩子。爸爸妈妈要求我们每晚9点上床睡觉,每一次我都很听话,按时上床。可弟弟却不听话,每次要一个苹果才肯上床,而他居然每次都能得逞。我也想要一个苹果,但父母从来不给我。为什么弟弟是个坏孩子,他总能得到苹果,而我是个好孩子,却总得不到苹果?”

 

这个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被这个问题问住了,没有给出答案。一晃三年就过去了,那天,他去参加一场婚礼。

婚礼上,紧张的新郎将本该戴在右手的戒指戴在了新娘左手。神父为他解围说:孩子,她的左手已经完美无瑕了,你戴在她的右手吧。

 

心理学家这才恍然大悟。坏孩子虽然得到了苹果,但其实好孩子得到了上帝最好的礼物,就是让他是个好孩子。

上帝给我们最好的礼物,就是我们都是好人。

 

芳华里的刘峰处处做好事,到头了也没有得到所谓的好报,但是如果他违背自己的内心,不帮人做沙发娶媳妇,不去抗洪抢险的前线,相信悔恨的包袱他会背负一辈子,也不会得到老年超出常人的知足与和善。

 

正如某大佬说他每天吃得好睡的好,不会因为半夜在噩梦中惊醒一样的道理。

 

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。这就是人这一生最大的底气和福气。